欢迎观临汤姆叔叔!最新域名:https://app.tom269.com
登录 |  注册
***
  • 个人钱包
  • 今日签到
  • VIP投稿
  • 我要赚钱
  • 登出
帮助中心
返回顶部
https://加载中...
×
×
你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情色小说 > 都市激情 > 我无意间约了个小护士,结果纠缠好了几年
我无意间约了个小护士,结果纠缠好了几年
时间:2020-07-01 18:49:11

具体怎么开始的就下次再说,直接说一次在她工作的医院发生的爱爱吧,琴很漂亮,一眼就能看出是个很懂风情的女人,身材略微丰满,肌肤很有弹性,不像有的女人身上的肉是松垮垮的。琴的胸围很大,平时日常的穿着就能从领口看到深深的乳沟,一对乳房翘翘的,像两个碗形扣在胸前,圆圆的乳头,粉红的乳晕小小的,所以我一直不喜欢大乳晕的女人。躺下时,乳房搭在胸前,每次随着我的冲撞一下一下的波动,给人非常强的视觉冲击。

琴的腹部平坦光滑,长圆形的肚脐,腰部很有力,用女上位做时,那种力道和幅度总让我感受到她的狂热。琴的臀部不仅丰满而且上翘,两个半球的形状,中间一道深深的股沟,当我从后面用力干她时,弹性十足的屁股冲击在我的小腹,有一种特别的感觉。琴的两条腿不算修长,但很有力,有时紧紧的夹着我的腰,用腿把我往她那边引,有时把两腿并拢在我胸前,说要把我的鸡巴紧紧夹住。穿上裤袜后,两条腿把丝袜绷得紧紧的,腿部的曲线更加流畅浑然一体,向上延续到浑圆的屁股,向下顺延到纤细的脚趾尖,那种女性下半身的美感和性感毫无遮挡的显现出来。我尤其喜欢她穿那种带点反光的裤袜,那一抹滑动的闪光随着腿的动作不停流动,让我的眼光无法移开。

长期无数次的做爱,琴的阴唇已经由最初的粉红变得有些褐色,一半掩盖在乌黑浓密的阴毛下,一半露出的,闭合在一起,当我插入时,阴唇周密的包裹着我的阴茎,随着我抽插的动作一吸一鼓。翻开大阴唇,里面是粉红的小阴唇、尿道口和阴道口,上面覆盖着一层湿润粘稠的液体。琴的水很多,每次刚开始爱抚,下面就已经是水淋淋的了。翻开阴毛,一粒硬硬鼓鼓的小肉点就露了出来,那是她最敏感的地方之一,也是她最喜欢我用手,用龟头还有各种其他东西刺激的地方。琴的菊花紧紧闭合,褶皱很规则平整,所以我看见别的女人菊花上长的小东西就很反感,甚至性趣全无。

琴的身体让我如此迷恋,以至于只要一见到她,甚至只有一想起她,我的下面就会硬起来,只要有机会我就一定会干上一炮,有时候实在条件有限,就让她帮我用手或口弄出来。而她也从未有过其他女人常见的羞涩,虽然她和我在一起时还是处女,但她似乎对性有着自然的开放心态和兴趣,不仅每次都积极配合我的要求,甚至主动挑逗我,从不拒绝我提出的新花样和各种稀奇古怪的小玩具。当条件有限只能她用手或口帮我弄时,她眼中的春光流动,面颊绯红,两腿紧紧地夹住扭动,透露出她内心的渴望和身体的骚动,她那小骚逼也一定已全是满满的淫水。虽然我们只要有机会就一定会做爱,就算在外面也是只要有机会就亲密缠绵在一起,但是第一次在家里以外的地方做,却是一次偶然的机会。

那是一个冬天,天气很冷,琴在医院上夜班,我在晚上她快下班时去接她。
病房里有暖气,比外面暖和多了。等到快到下班时间,后半夜来接班的护士打电话来说有急事不能来了,让琴帮忙顶后半夜的夜班。没办法,医院里必须要有人值班,虽然不愿意,也还是得继续值班,好在那天病房里没什么重病人,事情也不多,值班医生都已经睡了,再加上病房里挺暖和的,我也就在这里陪她一起值班。

护士站是敞开的,隔着一个门就是后面配药的房间,配药房间有个躺椅,如果没事的话,后半夜还能歪在椅子上小睡一会儿。琴让我在躺椅上先休息,自己去病房里巡视了一趟,回来后就顺手带上了门,又担心万一有病人有事,也不敢把门关严,只是虚掩着。琴坐在躺椅旁边的椅子上,眼睛看着我,脸上红红的,不知道是暖气烘的还是春心萌动,但是我的内心早就已经按耐不住,下面早已经是硬挺挺的了。我自然就把手搭在了她的腿上,轻轻抚摸起来,她没有躲避,没有拒绝,也没有动,就那么脸上红扑扑地看着我。我的手撩开琴的工作服,缓缓伸进了她的两腿之间,这才发现她里面只穿了贴身的保暖内衣。我的手在琴的腿上肚子上慢慢按抚着,时不时抬高手,隔着衣服体会着她那对大乳房的浑圆和弹性。过了一会儿,我的手渐渐暖和了,才把手伸进她的保暖内衣里面,直接抚摸她腹部光滑的肌肤,从胸衣下面把手伸进去,揉捏琴坚挺的乳房,轻轻揉搓她小小的乳头,她的乳头渐渐硬挺起来,乳晕上细小的颗粒都能感觉到。琴伸手抚摸着我的脸,一直盯着我看的一对凤眼慢慢迷蒙起来,呼吸也急促起来,脸色更红润了,手从我的脸上慢慢移到颈脖、胸前。我的手向下抚摸,探入她的两腿之间,穿过柔滑的阴毛,手指按在一处突起有弹性的小肉点上,缓缓揉动,感觉到有一股滑润的液体从小肉点的下面慢慢渗过来,浸湿了我的指尖。琴的呼吸更急促了,眼睛半开半合,眼里有一种春光在流动,嘴唇略微颤抖,她的手划过我的腹部,停在我裤裆突起的一大团上慢慢探索,找到我龟头的位置,一下轻一下重地揉捏起来。我们谁都没说话,就这样静静地看着对方,手放在对方最敏感的位置,慢慢地回应对方的情欲。

我们知道,病房里随时会有情况,随时都可能会有病人来喊,而且门只是虚掩着,轻轻一推就会打开,所以我们都不敢有太大的动作。我的手可以借助她白大褂的掩盖伸进她的裤裆,她的手只敢在我的衣服外面抚摸。随着我手指的动作,琴的脸越来越红,皓齿轻咬着红唇,两条腿一张一和,小肉点下面渗过来的液体越来越多。我让琴往前坐一些,只用屁股搭在椅沿上,我的手又伸进去一些,分开她的阴唇,一股水流似乎哗一下就要流出来,立刻把我的手指都打湿了。我用中指分开她的大阴唇,用另外两个手指夹着她阴唇的嫩肉,轻轻揉搓。「你这里的肉是你全身最嫩的」我说。琴羞涩地笑了一下,用劲捏了捏我的龟头。我的手是从琴的保暖裤前面伸进去的,裤腰崩着我的手腕不好活动,我让她再往前坐一点,把她的裤子往下拉了拉,琴干脆抬起屁股,让我把她的裤腰拉到大腿上,屁股就直接坐在冷冷的椅沿上,略微分开大腿,这样我的手指就有充足的空间可以自由活动了。我把中指弯曲起来,一下子就滑进了琴的阴道,她压抑着嗓音「啊」了一声,一只手用力抓住我的龟头,另一只手向下身护去。我的手停在里面没动,好让她适应适应,过了一会儿,琴护在下体的手放松了点,盖在我伸入她阴道的手上,轻轻地带着我的手来回活动,我的手指就在琴的带动下在她阴道里慢慢蠕动,她的另一只手仍旧放在我的龟头上不停揉捏着。琴带着我的那只手动的越来越快,越来越有力,我的手指在她的阴道里来回抽插着,我用力弯曲手指探寻她的G点,琴流出来的水已经浸满了我的手掌,发出唧唧的声音。

突然,琴一下子松开下面的手,两只手一起拉开我的裤裆拉链,忙乱地翻开我的内衣、内裤,掏出我的鸡巴,一口就含了进去。我的手指在琴的阴道里用力扣动抽插着,她的嘴紧紧包裹着我的鸡巴,用舌头舔刷着龟头,用力吸吮着。一股吸力和着强烈的刺激,几乎一下子就要把我阴茎里涨鼓鼓的精液吸吮出来,我几乎就要控制不住了,手指在她阴道里更用力地抽插着。就在这时,一阵拖鞋的声音由远及进,一个老太太的声音轻轻喊着:「护士……护士……」。我们两个都一惊,琴一下子站了起来,放下白大褂的下摆,里面的裤子还没有拉起来,我急忙用外套盖住还露在外面的阴茎。琴站在门后,打开一点门,用略微变声的声音问:「什么事情?」,老太太在外面呢喃地说着什么,似乎要点什么东西。她从身边的柜子上拿了一包棉签走了出去,和老太太在外面又絮絮叨叨说了好几句话。

等老太太的拖鞋声渐渐远去了,琴进了房间关上门,一只手拍拍胸口,用口型对我说:吓死我了。我因为紧张,琴一出去我就躲在门后,等她进来再听听外面没动静了,一下抱住她,嘴巴罩在她的嘴唇上,深深地拥吻起来,琴的手想推开我,却碰到了我裤子外面还是硬挺着的阴茎,一把就抓住了。拥吻了一会儿,嘴唇分开,琴对我轻声说:「你个坏蛋,差点被你害死!」。我说:「你不是也在坏吗?」。琴轻轻一笑,又和我吻了上来。我把她转过来靠在门后的墙上,分开她的白大褂,她的裤腰还挂在大腿上,阴部和屁股都露在外面,阴毛上挂着一滴一滴的淫水,闪闪发亮。

我说:「你刚才就这样出去,也不怕别人看见?」

「不怕,有白大褂盖着呢」

「白大褂下面呢?小腿上的裤子都是松垮的,别人看不出来?」

「有护士站的柜台挡着呢」

「刚才还含着我鸡巴的嘴,出去就对着别人说话,我今天又没洗,你不怕别人闻出味儿?」

「老太太年龄老了,闻不出来的,嘻嘻」

「别看人家是老太太,说不定也很有经验的」

「嗯,说不定老太太年轻时比我们还会玩!」

一边说着,琴一边把大腿分开,用手把着我的阴茎往自己两腿间拉,我略微下蹲,阴茎就稳稳地被她夹在阴部了。琴的腰来回摆动着,期望在我的阴茎上寻找更多刺激,我一只手环抱着她,一只手揉搓着她的乳房,嘴里吸吮着她的舌头。但是这个体位实在不方便,琴的腿夹着我的阴茎刺激感也不够强烈,我一下子把阴茎拔了出来,搬动她的肩头,琴也立刻明白了我的意思,转过身去,手撑在墙上,撅起了她浑圆的屁股,我把她白大褂的下摆撩起,两个雪白的鼓鼓的半球展现在我眼前,我抚摸着她弹性十足的屁股,顺着股沟手伸向了她的阴部,那里还是水淋淋的一片,有些水都已经顺着大腿流下来了,我分开她的阴唇,找准位置,龟头立刻就被一个滑溜溜的圆环套住了,那是她的阴道口。琴的嘴巴一张,几乎要喊出来,又压抑着自己不发出声音。我用力向前顶着,琴使劲绷着腰把屁股向后送着,但即使这样,因为琴的大屁股,我的阴茎也只能进去一半。不管那些了,已经进去了,就不由自主抽插起来,双手从她的衣服下面进去抓住了她的乳房。她的头扭过来想和我接吻,而这个体位我只能亲在她的脸上,琴的嘴唇颤抖着,牙齿咬着下唇,克制着不发出呻吟。我用力地抽插着,琴阴道口那个滑溜溜的圆环正好剐蹭着我的龟头下面最敏感的部位,这种刺激太强烈了,我感觉自己随时都可能爆发。我想稍微停一下,克制一下,但是她的大屁股不停地向后顶送着,刺激一阵阵袭来。

门外又传来一阵脚步声,我们一下呆住了,这个时候可千万别有人进来!我们停住不敢动,我的阴茎还插在琴的阴道里,琴的阴道也因为紧张而收缩,紧紧包裹着我的龟头。脚步声渐渐远处,传来卫生间开门的声音。我们还是不敢动,又谁都不愿意停止,下体还紧紧地连在一起。我半弯着腿的姿势坚持的时间长了,不禁有点抖动,琴回过头来,嘴角带着笑,说:「你的毛蹭的我的屁眼好痒啊……」。又传来卫生间开门的声音,脚步声慢慢走近,我们的心也悬到了嗓子眼,一直听见声音进了病房消失了。我们不敢有太大动静,担心随时可能再有人出来,我顶着她的屁股缓缓抽送,她也向后撅翘屁股配合我的抽插。龟头的刺激感变得越来越强烈,我感觉她的身体开始颤抖,也临近最后关头,我猛然用力抽插了几下,一股浓厚的精液冲出了我的龟头,她闷哼了一声,撑在墙上的两只手紧紧捏成了拳头,全身的肌肉像痉挛一样紧张起来,我们保持这样的姿势一动不动,一股又一股的精液紧随着喷薄而出。过了好一会,她才慢慢放松下来,又往后顶送了几下屁股,似乎还意犹未尽,一直到阴茎变软从她的阴道滑出。她转过身来,一手捂着阴部不让精液流出来,一手打开包拿出一包纸巾。一只手开纸巾也打不开,我赶紧过去帮忙,她抽出一张纸巾先捂着自己下面,说:「好多啊」,这才再拿纸巾帮我清理阴茎。我们一边清理着,时不时轻轻对吻一下。她把我的阴茎清理干净后,突然弯下腰,在我的龟头上吻了一下,又嘻嘻笑了一声,才帮我把阴茎放回裤内。我还是躺在躺椅上,她坐在傍边的椅子上,缠缠绵绵地说了一会儿话,一看都已经快清晨5点了,她让我休息会儿,自己去准备工作了。

第二天她住处了是不是还应该大战一场?可惜,第二天白天我上班,她一个人在家休息。当然晚上是少不了再一次肉战。晚上疯狂过后,搂在怀里我问她:「昨天刺激吗?」

「嗯,真是好紧张,又想要又担心有人会来,紧张的人都快蒙了,但是好刺激啊」

「以后还想这样吗?」

「想,但是不能再在科室了,被人发现就完了」

「那我们找别的地方?」

「好,听你的!」
这就是那次在医院爱爱的经过了,紧张又刺激。

你还没有登录呢!
是否跳转到登录页面?

取消
确定